当前位置:市场>深度

建行获批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的背后有何深意?

文章来源:中国黄金网撰写时间:2021-11-30作者:王蓓


  

  日前,中国银保监会网站发布了关于中国建设银行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的批复文件,同意建行在上海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为建行分行级专营机构,业务范围为代理及自营贵金属业务、贵金属及大宗商品衍生品业务;自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筹建工作;筹建期间接受上海银保监局的监督指导,筹建工作完成后,应按照有关规定和程序向上海银保监局提出开业申请。在监管对市场风险管控越来越严格的背景下,建行该部门的筹建体现了监管的什么意图?《中国黄金报》记者专访了业内相关人士,对此进行分析。

 

  这次建行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是为了建立相关的专营机构,专营机构主要针对的是银行内专业性较强的业务,将这一部分业务独立出来,做出相应管理和规范,不仅有利于机构业务的专业化发展,提升业务运作效率,而且也能够降低相关业务风险,有利于引导整个市场走向成熟化。如果联系到监管政策,可能是进行风险隔离,把贵金属、大宗商品业务与常规的银行业务分离。

 

 

  日前,中国银保监会网站发布了关于中国建设银行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的批复文件,同意建行在上海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为建行分行级专营机构,业务范围为代理及自营贵金属业务、贵金属及大宗商品衍生品业务。

 

  建行将要筹建的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和之前商业银行的贵金属业务部有何不同?在监管对市场风险管控越来越严格的背景下,建行该部门的筹建体现了监管的什么意图?对此,《中国黄金报》记者专访了业内相关人士,对此进行分析。

 

  将大宗商品与贵金属业务整合成立专营部门

 

  从其性质来看,建行将要筹建的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与之前的商业银行贵金属业务部都属于银行的专营机构,两者并无区别;前者的经营业务范围有所扩大,将大宗商品业务与贵金属业务进行了整合,统一开展相关业务。

 

  某商业银行从业人士表示,建行将要成立的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为建行分行级专营机构,实际上和商业银行的专营机构没有什么区别,例如原来工行的贵金属业务部也是一个分行级部门,如果当作一个经营单位来看,贵金属业务部与分行平级。

 

  某商业银行贵金属业务前总经理孙亦禅说,工行贵金属业务部是目前商业银行里唯一的专营部门,建行的新部门应该是第二家;不同点在于建行的机构特别增加了“大宗商品类”的业务,最大程度上扩展和明确了业务范围。

 

  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为建行分行级专营机构,“专营”两个字,意味着不仅仅是总行内部的独立部门,而且是需银监审批的一级分行机构,就是有自己的金融经营“批复”,能够独立、持牌经营了。下一步需要看建行的内部部门设置,是否设置零售及对公业务的部门,如何开展零售及对公业务。

 

  某商业银行从业人士认为,商业银行参与大宗商品仍然还在起步阶段,大宗商品未来是蓝海市场,所以商业银行加大对大众商品业务的投入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

 

  将贵金属和大宗商品业务与常规银行业务分离

 

  行业内传,银行可能会逐步关闭交易类型的贵金属投资产品,最终清退客户,只保留实物投资产品。这和此次建行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有无关联?

 

  某商业银行从业人士对此不表态。孙亦禅则表示不知道这个传言是否属实;但前期银行的贵金属业务有“异化”的现象是大家都看到的事,比如面向个人的经纪业务出现种种问题。招金精炼副总经理梁永慧认为,从严监管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市场的投资者,并不是所谓的“一刀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些交易性业务虽然面临着调整或者暂停,但是短期调整也正是未来市场更加成熟和专业化发展而短期面临的“阵痛期”,我们应该理性地看待这次调整,利用此次调整期将业务做好整理规划。

 

  这次建行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是为了建立相关的专营机构,专营机构主要针对的是银行内专业性较强的业务,将这一部分业务独立出来,做出相应管理和规范,不仅有利于机构业务的专业化发展,提升业务运作效率,而且也能够降低相关业务风险,有利于引导整个市场走向成熟化。

 

  因此建行设立专营部门或与监管趋紧关系不大,主要还是市场经营行为,表示商业银行要开辟和加强这块市场。如果联系到监管政策,可能是进行风险隔离,把贵金属、大宗商品业务与常规的银行业务分离。

 

  “这一举措说明了我国的监管部门对银行的金融消费者的保护监管进一步加强,收紧贵金属业务实际上是主要针对个人客户的一种保护措施,体现了监管从宏观到微观的一种逐步健全,同时也是监管从严在机构端的一个重要表现,通过贵金属和其他金融衍生品业务统一整合便于机构内部加强风险防控,有利于监管部门监管业务的开展。”梁永慧分析说,从机构方面来看,这是银行自身独立化运营金融衍生品业务的尝试,也实现了传统业务与衍生品业务之间的业务风险隔离,有利于银行内部加强相关业务风险管控。

 

  “道路曲折”是贵金属业务发展中的一个插曲

 

  监管趋严,商业银行的贵金属业务发展方向可能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中国黄金年鉴2021》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黄金市场交易总量约9.55万吨,交易规模排在美国和英国之后,居全球第三位,占全球黄金市场总交易量的比重为13.72%,比2019年提升0.52个百分点。

 

  其中,2020年商业银行在黄金市场总体运行平稳,在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黄金交易量虽小幅下降,但占比仍超过70%,在境内外开展的各项场外黄金交易量保持增长。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长远来看,贵金属业务符合实体经济的需要,未来发展前景广阔,至于说中间的这些波折,是一个插曲。”某商业银行从业人士说。

 

  从市场环境来看,近些年商业银行的贵金属业务发展迅猛,但随着一些事件的发生,也暴露了市场中存在的一些问题,银行的贵金属业务面临着转型发展。

 

  商业银行贵金属业务分为零售、对公及金融市场三部分。整体看,零售类业务应该纠正前期的与银行经营主旨有背离的“异化”经营,国内商业银行的贵金属业务在金融市场板块的重要性如做市、定价方式等会越来越重要。

 

  另外,不同的商业银行也需要基于自身禀赋开展不同层级的贵金属业务,不可能所有银行都全面开展业务,如中小银行就可以在整个贵金属体系中选择一些自己能做的业务。

 

  “更重要的是,所有的经营必须依法合规,这方面教训不可谓不多,如今年西部某中小银行就搞出了主动帮企业用实物黄金进行非法集资的事,闻所未闻。”孙亦禅说。

 

  梁永慧认为,未来银行贵金属业务的发展将会逐步走向专业化、定制化、成熟化。首先,业务专业化。从业务来说,未来贵金属业务将会越来越专业化发展,独立的专营机构将会成为市场的发展趋势;通过专营机构的建立可以将一些业务进行整合,专业的部门做专业的事情,将传统业务与创新业务分离开来,有利于新的业务模式的运作发展和专业性的提高。

 

  其次,产品定制化。从产品方向来说,未来的贵金属产品将会向着定制化发展。在消费者主权时代,同质化产品增多,满足消费者或者投资者的个性化需求就显得尤为重要,通过对不同客户群体的细分和产品的定制,使其服务也将更加有效和具有针对性。

 

  最后,市场成熟化。从市场来看,多年以来,银行的贵金属业务取得了比较大的成绩,整个市场的规模逐步扩大,投资者也在不断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市场机制和配套设施不完善就会导致风险事件的发生。未来的银行贵金属业务需要去引导整个市场走向成熟化,监管层面要继续加强监管力度,不断健全市场制度;机构自身要对业务研究透彻,加强风险管控,增加对投资者教育引导和培养。

 

  虽然目前的银行贵金属市场面临挑战,但是相信在政府和监管机构领导下,在所有银行贵金属业务从业者共同努力下,未来银行贵金属市场仍然大有可为。

56.9K
百度